可以看黄播的直播

   封玄燚大手扶着她的腰,轻轻勾着薄唇:“你若是再不乖乖睡觉,我可要变身大野狼吃人了啊!”

   墨琉璃红着小脸道:“我睡,我睡!”声音好似猫叫般,“我就是想说,有你在,真好!”

   可封玄燚还是听的清清楚楚,俯首在她那额上印下一吻,应道:“嗯,我会一直都在!安心睡吧,小东西。”

   有他在,墨琉璃确实睡的挺安心的,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睁眼瞧见是他,便在他怀里又赖了一会儿,小东西黏糊人的功夫可不弱。

   只是两人独处时,才会露出那般娇娇憨憨的小性子。

   “封玄燚,我昨夜梦见你了。”

   “嗯……”封玄燚一边给她穿着衣衫,一边应着她的话。

   墨琉璃趴在他肩头,又道:“我梦见你带着我去挖魔核来着,我们挖了好多好多的魔核。”

   封玄燚点了下她那娇俏的鼻头道:“嗯,记住你自己做过的梦,下次,如果没有我带着你,你不准碰那些高级的魔兽,知道了吗?”

   “它们往我面前撞,残了一条腿,我也不能挖吗?”小姑娘问道。

   “那条腿若是我打折的,你便可以挖!那是因为我估算过你的武阶能力,动的手!留着让你自己玩的!”

   晚霞中遇见纯真女孩

   薄唇落在她那小脸上,轻轻啜了一口,抱着她下床,一路帮她洗漱完毕,又抱到了桌子边。

   亲自喂了她两小碗的粥,才放她下去找云纪寒玩儿。

   云纪寒那性子再怎么沉稳,那也只是个孩子,墨琉璃在救出云正之前,并没有打算把一切告诉他。

   可如今,事情的关键还是在这小子身上。

   所以,她必须紧盯着这小子。

   云勉一连几天都没有行动,不知道是在密谋计划些什么呢?还是因为她和封玄燚的关系,有所忌惮了!

   好吧!其实目前能对云勉构成威胁,让他有所忌惮的就只是封玄燚!

   谁让燚王,那威名在外呢!

   很快,墨琉璃就明白了,有些人,为了得到某些东西,不惜铤而走险!

   即便,他忌惮她们!

   月黑风高,一大波训练有数的黑衣人闯进了云纪寒的院子。

   封玄燚那耳力,稍稍一动,便能辨出来了多少人。

   抱着她挪到了云纪寒的屋子,让她乖乖地在屋里待着。

   自己则是出了屋子,关了房门!

   墨琉璃瞧不出外面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就是听见那惨叫声不绝于耳。

   那般短促的一声啊!必然是封玄燚亲自动的手!

   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那屋外就消停了下来,再开门进来时,某人连衣角都没乱。

   “都是些死士,留着也没用,全杀了!”

   墨琉璃唔了,没什么可吃惊的,云勉不傻,派死士很正常。

   云纪寒也不傻,蹙着眉道:“他们是来杀我的,对吗?”

   之前魔域鬼殿的人,说是云家的人要杀他!到底是谁要杀他?为什么要杀他?”

   “祖父!祖父会不会也有危险!他的病只是风寒而已,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见好?”

   “云勉!一直在祖父身边!会不会是他给祖父下了什么毒?不行,我要去找他去!”

   墨琉璃没想他会这么聪明,已经开始怀疑云勉了,抬手压住他的肩头:“等等,我有事要告诉你!”可以看黄播的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