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在线观视频免费观看w

  ww在线观视频免费观看w 想到十日后的挑战会,花颜有些忧心忡忡。

   唉,她妹妹真倒霉欸,到哪都遇上这种麻烦事。

   “妹妹,比武场我们准备吗?”

   月倾城说:“他们应该会准备吧?”

   她转念一想,“怎么,你又有什么打算吗?”

   花颜嘿嘿笑,“还是妹妹懂我。不如在第八宫举办吧?到时咱们收入场费,小赚一笔。”

   可能受她熏陶,西无缺对钱也有些敏感。

   他说:“咦?你不弄赌馆了?”

   当时花颜一天挣了一个亿,莫说别人,他也眼红得很呐。

   花颜摆摆手,“不弄啦,同样的生意干一回就够啦,重复的人生多没意思。你有兴趣,你来开吧。”

   西无缺跃跃欲试。

   花颜道:“我看你一个人管不来,不如把小凤和小南叫上。”

   果子MM白色房间里的浅笑

   凤小白说:“我不叫小凤。”

   花颜哈哈道:“真是一点儿都不可爱。”

   凤小白淡然说:“赌馆我就不参与了,赢面不大。这次不像神医大典,当时选手多,观众下注的选择也多。但这次只有倾城上台,如果观众押倾城赢,我们接,还是不接?”

   要么月倾城赢,要么对手赢。

   他们都知道月倾城肯定会胜,押月倾城胜的人多了,赌馆肯定亏本。但如果不许观众押月倾城胜,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西无缺看他分析得头头是道,绝了开赌场的心思。

   “疯子,我也要卖门票!”

   花颜用目光表示鄙夷,大方地说:“才多少钱啊,你都跟我抢。那算了,全部都你来弄吧。”

   西无缺却很为难。

   讲道理,他怕撑不起场面。

   有花颜这个疯子在,死水都能搅活了,他却没有这样的本事。

   “不行,我还是给你当助手吧,到时你要给我分红。”

   花颜眼珠子一转,“行啊,不过你一切都要听我的。我叫你做什么,你不许反对,知道吗?”

   西无缺忌惮道:“不能叫我做丢脸的事。”

   噬笑一声,花颜不屑道:“怕我给你挖坑?少来了,我没这功夫。你现在就去守门吧。”

   西无缺:“???”

   花颜道:“你看,不乐意了吧?守门很丢脸吗?”

   “不是,我只是不明白——”

   花颜就说:“我料定那群被赶出去的小朋友还想回到这里修炼,到时你别拦他们。”

   “但,也不能白白放他们进来,咱们要布置比武的场地、要扫雪、还要做宣传,说不定还要把整个第八宫重新规划一遍。”

   “反正一大堆事呢,都需要人手,小朋友们刚好可以帮我们做。噢,他们应该不算童工吧?”

   西无缺吐槽道:“别一口一个小朋友的,没准人家年纪比你还大。”

   “那就行了,先这么决定,你快去守门吧。”

   大手一挥,把西无缺打发了。

   月倾城说:“随便你们倒腾吧,我去修炼了。”

   她脚步顿住,看向花颜,“这都是小事,万不能耽误修炼。不然,你还是跟着我上塔顶修炼。”

   花颜吓一跳,比个手势道:“Yes、Madam!我保证好好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