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版直播

白天的寿宴,早已经落下帷幕,君家表面上的和睦,掩盖不了和睦之下的暗潮汹涌,尤其是经过这一次寿宴,君家所展现出来的强大人脉和靠山,让整个北宁市打了个寒噤。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酒宴正式开始,欧式建筑的君家别墅灯火通明,奢华的建筑周边点亮起了无数彩灯,将周围点亮如一片光海般,引人注目。

君家别墅外面的私人马路上,豪车列队停泊了下来,从中走出一位位穿着奢华男男女女,以年轻人居多,大多都是各家的长辈们带着自己儿女过来,相较于白天的穿着正式,夜晚的来宾们基本上以晚礼服为主,佩戴上奢华的珠宝,给这片夜色平添了一抹鎏金色的浮华。

灯火通明的君家别墅大厅,在楼梯前搭建了一座临时的小舞台,某个正当红的女歌手正满脸笑容的哼唱着成名歌曲,而舞台之下,众多俊男美女三五成群的汇聚在一起,手上端着色彩缤纷的酒类,言笑晏晏。

衣香鬓影,浮华万千。

叶果穿着一袭果绿色的礼裙,手挽着秦意的胳膊,穿梭在俊男美女间,很是不高兴的撅着小嘴,小声嘟囔道,“真是不知道,大姐为什么非让我跟你一起凑伴?”

秦意也是正当年少,白了一眼叶果,“你以为我乐意给你这么个黄毛丫头当男伴吗?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那边那么多美女都在等着我,二哥却非要我跟你搭伙……真是的!”

“你好!你就有胸有屁股了!哼!”叶果撇了撇嘴,满是不屑。

站在旁边的秦致听见了两个人的吵嘴,顿时哭笑不得,回头瞪了一眼这俩货,“阿意!你是个男人,让着一点果果,听到没有?果果,你姐是不放心你,她今天又忙,没空顾着你,今天可不同于上一次,你老实一点!”

“哦……”两人不约而同的应了一声。

秦致顺手从身边的长条桌上捞起一杯白兰地,回头最后看了一眼两个人,神色间满是凝重的道,“我去应酬一番,你们两个小心点,别被人算计了去……今天这个场合不同与往日,你们两个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秦致的莫名凝重,让叶果和秦意觉得有些压抑,也总算让他们认真起来,“嗯,我们知道了。”

知性美女活力四溅

正当秦致刚抬腿准备奔着最中心的那个方向走去时,听得另外一边突然传来喧哗声,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蓝梦和叶妩来了!”

秦致抬头一看,楼梯上,一红一蓝,两道身影将君明翊和君老太夹在其中,款款而来……

左后方是叶妩,火红的色泽犹如一道刺眼的烈焰熊熊燃起,热烈、华丽、刺目而显得无比桀骜不驯,仅仅是站在那里,便让人觉得气场和威严压得他人喘不过气来;

右后方的是蓝梦,幽蓝的华彩神似深海之下团簇而生的蓝珊瑚,绝美、清冷、纯粹而显得异常赏心悦目,含笑款款而立,如同一尊从童话里走出来的仙女让人觉得挪不开视线;

至于站在中间的君明翊,身材英俊笔挺,一袭纯白色礼服,深棕色的眼眸投射出来的视线好似永远都那么深情缱绻,唇角间噙着浅浅的微笑,神色间满是一派柔情入骨,温暖得几乎让人挪不开视线。

只可惜,这般万众瞩目的君三少,不应该身边带着那么两个绝色佳人,身边的这两位美人实在太过耀眼了,竟然完全夺去了他的风采……

众人的眼底,只有两位绝色佳人,却没了他君三少。

叶妩掌管叶氏家族的一切产业,生杀予夺惯了的,其气场之强,是整个北宁市公认的,而蓝梦以前是做演员的,自然知道怎么样抢夺他人关注的视线,两个美人故意散发出来的魅力,只能让夹在中间的君明翊黯然失色。

君老太则笑呵呵的任由着自己孙子搀扶而来,手上拄着拐杖,眸光扫过全场,笑容越发慈和。

眼见着君三少搀扶着君老太下来了,站在舞台上唱歌的那个女歌手很有眼色的停下了歌声,主动退到一边,将位置让给刚下来的君家人,至于叶妩和蓝梦这两个孙媳妇,则自动走到台下,笑盈盈的模样,好像刚才默默无声的交锋并不存在一般。

本来,按照一般家族的正统规矩,今晚的这个酒宴应该是君家长孙和长孙媳妇左右搀扶着君老太下来的,可在君家,君长孙明勋的能力和手段实在太逊色,三十多岁了,现在居然只是个中级职称,处于一个不高不低的位置上,只是仰仗着家族和他父亲的势力,才勉强没坐冷板凳,再加上他为人略微有些刻板笨拙,不会哄老太太欢心,这才让君明翊压过她这个堂哥,甚至连下一任君家家主的位置都被君明翊夺了去。

今天这种出风头的场合上,君明勋向来都是隐藏在人群里的。

趁着台上的间隙,叶妩终于脱身出来,偷偷找到叶果和秦意,眼见着秦致正守在他们俩身侧不远处,不由的冲着秦致感激般的点了点头。

“大姐!”叶果激动万分的抱住了叶妩的胳膊,一双眼睛都快亮成了星星眼,“你刚才下来的时候,简直帅呆了!霸气侧漏啊!把那个什么蓝梦,压得跟个花瓶似的……”

叶妩无语,点了点叶果的脑门,“人家就算是花瓶,也是最耀眼的花瓶!”

叶果笑嘻嘻的吐了吐舌头。

“果果,今晚在这里,不要吃东西,也最好少喝点饮料,知道了吗?”叶妩神色凝重的扫视了一眼四周,压低了声音道,“尤其是经过别人手上的东西,一口都不要动,除非是我来找你,否则的话,不管是谁给你传话,都千万别信,更别单独去某个地方。”

叶果面露错愕之色,诧异的看了一眼叶妩,随即认真的点了点头。

“秦意也是如此,知道了吗?这不是在开玩笑。”叶妩面色凝重的叮嘱道。

秦意看了一眼不远处自己的哥哥,认真的点了点头。

叶妩拍了拍叶果的手背,视线扫过一眼长条桌上丰盛而别致的食物,神色间满是冷意,如果不是偶然记起来,她都差点忘了这事!

长条桌上的这些食物,都是加了料的,除了饮料和酒类以外,食物里,尤其是固体食物里,加了少量的罂粟和曼陀罗的汁液。罂粟汁液是毒(河蟹)品的原料,只要食用过几次,就会让人完全上瘾;而曼陀罗的汁液则是致(河蟹)幻剂的原料,只要服下一点,就会让人产生幻觉,很容易做出什么丑事来,多次食用,则会让人精神出现问题。

有谁会想到,北宁市的土皇帝——堂堂君家,居然会使用出这么下作的手段,坑害整个北宁市的上流社会?!

上辈子这事被曝光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几年之后了,君家已经利用这种手段,毁了不少其他家族的优秀子弟,可被曝光出来时,君家人却设局,把这些事全盘推卸到叶妩的头上,事后还做出一副愧疚万千的姿态,一副“我们会为孙媳妇”赎罪的恶心模样!

叶妩现在考虑的是,如何把这件事曝光出来?

“三嫂!傻站在这里,还干什么呢?”君明凯和君胜男姐弟俩走了过来,打量了一眼叶妩脖子上戴着的矢车菊蓝宝石项链,贪婪的目光几乎根本挪不开,尤其是君胜男,“三嫂啊,你脖子上戴着的蓝宝石项链真好看,是矢车菊蓝宝石吧?听说这种顶级蓝宝石矿,已经完全枯竭了,没想到还能在三嫂脖子上见到……三嫂,借我戴几天吧?”

“就是啊,三嫂,”最小的君明凯笑嘻嘻的道,“听说你最近又赚了一大笔钱,不给弟弟我买一辆跑车当礼物吗?”

对于这对贪得无厌的姐弟,叶妩看着就厌烦,目光扫视了一眼姐弟俩手腕上戴着的蜜蜡手串,“貌似,你们俩手腕上戴着的蜜蜡手串,还是我送的吧?”

君胜男向来没脸没皮惯了的,“对呀,三嫂,你都好久没送我们东西了,我也不挑了,你就把脖子上戴着的蓝宝石送给我就行!至于明凯嘛,听说最近出了一种限量跑车,你送他一辆就行……”

旁边的叶果听见这对姐弟俩的话,差点没气死过去,恶狠狠地拧了一把身边的秦意,冲着姐弟俩,牙尖嘴利的讽刺道,“大姐啊,这是哪里来的两个乞丐,怎么跑这来要饭了?我这个亲妹妹都没跟你说要什么东西呢,怎么有人就这么不要脸呢?”

秦意莫名其妙的被掐了一把,疼得他龇牙咧嘴,可是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自家二哥,又默默地把所有抗议都咽了回去,很是配合的瞅了一眼姐弟俩,故意提高了音量嚷嚷着问道,“君家是不是穷得买不起首饰了?叶小姐,他们好歹也是你丈夫的弟弟和妹妹,虽说穷了点,你大人有大量,随便从指缝里漏出点东西,也好过让他们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跟你乞讨吧?”

见着秦意如此配合,嘴巴还这么毒,叶果顿时乐了,送给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嘲讽,让君明凯和君胜男两姐弟脸都绿了,恨不得上前撕烂了叶果的嘴,“喂!叶果,秦意!你们两个什么意思啊?叶妩是我们的三嫂,她给我们点礼物,那不是很正常嘛?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我!”

“我大姐是你们三嫂,不是你亲爹妈!你们自己没东西了,怎么不跟父母要?专门找我姐要啊?”叶果高扬起了小脑袋,“也没见你们跟别人要,怎么就单找我大姐?是不是见我叶家没人,就先欺负我大姐了?我大姐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又不该你们的、欠你们的,凭什么戴点首饰,就得给你们姐弟俩!真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

打嘴仗,姐弟俩加一块都不是叶果的对手,被叶果骂得没了话,君胜男只能将视线投向旁边的叶妩,气哼哼的责备道,“喂!三嫂,你就不会管管你娘家妹妹吗?真是没规矩!到了我们君家,居然也这么嚣张!大姐,你要是不会管,就赶紧回家跟你爸你妈说说,让他们管管……好歹她也是我们君家的亲戚,传出去丢的可是我们君家的人!真是的,豪门之女就是豪门之女,真没规矩、没教养!”

宴会刚开始,这边就闹开了,周围的宾客们忍不住将视线投向这里,眼见着君家那两个小的,居然在训斥叶妩没规矩……围观众们忍不住咂舌。

叶妩不方便说什么,不代表叶果就这么好欺负,高扬着脑袋,讥诮道,“君明凯、君胜男,说人家没规矩、没教养,你们怎么不拿出镜子照照自己的德行?切!你们君家的教养,原来就是跟自己嫂子大吼大叫吗?我叶家果然见识到了~等一会我就跟君三少好好问问,我堂堂叶家现任家主,到了你君家,变得这么低三下四,成了谁都可以训斥的存在!我大姐嫁进门之后,你们君家上下,就是这么对待我大姐的!”

君明凯被叶果咽得没话讲,气哼哼的瞪了一眼叶果,目光却流连到秦意身上,故意大叫道,“好你个叶妩!两面三刀的东西,明明嫁进了我们君家,却居然还指使着自己亲妹妹,跟秦家人走得这么近!真当我君家这么好欺负!”

这个蠢货……

连叶果都忍不住扶额,自觉得跟君明凯这对姐弟吵架,完全是在拉低自己的智商!~

世家不同于豪门,豪门怎么撕破脸皮都无所谓,反正只是造成本地经济上的波动,不会带来太大影响,可世家不一样啊!世家间背地里怎么撕破脸皮都可以,但是表面上的和平必须要保持,这是做给上面看的!

君家和秦家两家怎么死敌、怎么斗争,那都是背地里的事,是公开的秘密……但这并不意味着,表面上两家就要你死我活!在官面来看,两家还要维系表面上的和平,甚至还有在某些场合做出“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假象,公开场合一旦撕破脸皮,上面就会有人来敲打你了。

尤其是按照龙国惯例,当地城市一把手的位置,是绝对不可能由本地世家之人出任的,一般都是从外面空降过来的,为的就是维系和监管这份平衡……换句话讲,有北宁市一把手在,君秦两家在公开场合,就不能做出任何撕破脸皮的举动,不然上面就下来人收拾你!

君明凯居然愚蠢的把这话叫让了出来,要知道,今天在场的来宾里,还有北宁市二号BOSS米之洲和其他领导呢,让他们听见……嘿嘿,那君家可就有意思了。

就连叶妩都没料到,君家三房的这对姐弟,居然蠢到这种地步……

君明凯骄纵嚣张惯了的,可他身边的姐姐君胜男好歹还明白点,忍不住呵斥,“明凯,别乱说话!”

君明凯耿直着脖子,大嚷大叫的道,“我怎么就乱说话了?!谁不知道,我君家和秦家是死敌,叶妩她妹妹跟秦家人走在一块,这不是背主,还是什么?依我说,这种背叛主子的人,应该乱棍打死!”

背主?

主子?

这两个字眼,让整个大厅里的宾客们暗暗心惊,将悲悯的眼神投向叶妩……君家不把她当人看啊!

呵呵呵,人家好好的叶家大小姐,就因为妹妹跟秦家人走在了一块,就被君家说成是背主?呵呵呵……叶妩,这个君家的孙媳妇,原来在他们君家人眼里,只是个奴才!婆家就成了主子?!

好好的叶家家主,嫁进你们君家,就沦为奴仆,还当众被小叔子和小姨子这般羞辱,谁能受得了!

叶妩原本脸上还挂着盈盈的笑意,可听到这话,瞬间脸色沉了下来,手都在轻轻的颤抖着,那是强行压抑着怒火!

清脆凌厉的嗓音响起,带着压制不住的浓浓怒火,“原来,我倒不知,我叶妩嫁进君家,倒是成了君家的奴仆!我妹妹叶果就因为成了秦家人的女伴,就变成我叶妩背主!很好!果然很好!我叶妩今天才算是见识到了!”

不远处的君明翊,终于注意到了这边,听见堂弟君明凯那一声大叫,暗暗埋怨这个弟弟胡言乱语……他就算是真的把叶妩当奴隶,也犯不着在这种场合说出来啊,让别人听见,只会觉得我君家没家教!

“——明凯!胡乱说些什么呢?”君明翊大步走上前来,看了一眼君明凯气得通红的脸颊,忍不住呵斥道,“君秦两家是世交,爷爷生前和秦家爷爷又是至交好友,什么死敌不死敌的?你胡言乱语什么?”

被三哥呵斥了一句,君明凯再不敢多言。

君明翊又扭头看向叶妩,提都不提君明凯说的“背主”,反而淡淡的道,“阿妩,明凯年纪小,你这个做嫂子的多担待一点,别跟他小孩子一般见识……也看管好你妹妹叶果。”

言下之意,你是嫂子,应该让着小叔子,他说什么,不仅仅是你,包括你妹妹,都得忍着!

叶妩脸色发白,身体悄然颤抖了起来,指尖指着君明翊,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凌厉愤怒的嗓音响起,带着一股子莫名的暴戾,“——君明翊!你们君家欺人太甚!”色版直播